■自我介紹

管理人:kotenka

網站努力工事中...

本子相關問題,可來信:gwac195@gmail.com

謝謝您~^^

■類別
■賣場相關&預參場次

【2016預計參加場次】

King Banquet
CWT43 08.13~08.14
攤位號:D1--特17、D2--特15(4F)

【賣場相關】

歡迎參觀我的賣場
【新舊刊通販,不預留場次領本】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盜墓同人】《小三爺的暖冬計畫》
10684_29SBj.jpg

天窗:http://doujin.bangumi.tv/subject/10684

作者: 图/框框 文/grapebryant
原作: 《盗墓笔记》
CP: 瓶邪 副黑花



本子大小:A5
本子页数:178
本子字数:12W
語言:簡體中文
價格:本60RMB,一刷福利:瓶邪明信片二张,书签两张(均无重复)

试阅一:

白天店里照旧,和平常没有任何区别,到了傍晚王萌下了班,我就对闷油瓶说:“小哥,今晚我还睡在这里。”他坐在滕椅上望天,听到我的话不情愿地把目光移到我脸上,问:“电还没修好?”我“嗯”了一声,我知道他不信,可我偏这么说。他疑惑地看着我,等着我的下文。“小哥,如果我不订婚,不结婚,你还走不走?”我看到闷油瓶脸色明显变了,他说:“你别自己瞎想些有的没的。”要是换以前,这句话足以把我打击地郁闷三天外加无法面对他,可现在我不在乎,我也不跟他扯淡,无赖地说:“我没地方住,在这住几天有什么关系,又不会打扰到你。”他显然没想到我会是这种反应,反而愣了一下,但马上又恢复面无表情。我既要让他知道我不爱田静,又不能让他觉得是因为他我才不想结婚,否则他明天就会消失。所以我想了想又开口:“小哥,你说人一辈子就结一次婚,如果你不爱他,只是为了给家里一个交待,这种婚姻是不是很杯具?!这对婚姻双方都不公平,对不对?”我知道他不会接我的话,于是接着说:“认识田静之前,我从没谈过恋爱,按理说够纯情了,我们谈了10个月,感情一直不错,从没争吵过,但也从没发生过任何关系,我甚至连一点那方面的想法都没有。小哥,你说我应该娶她吗?”我顿了顿,又说:“我不想回家,回家就我一个人,总是想这些烦心事,你看我的黑眼圈,就是睡不好觉的最有利证明!”果然,闷油瓶不再用那种疑惑的眼光看我了,他又恢复了一脸淡然,缓缓开口:“不喜欢她为什么要开始?”我挺意外他会接我话茬,心说:还不是因为你!当时要不是觉得你完成了张家的传宗接代就和我再无瓜葛,以后也不会再出现了,我又怎么可能找个女人过下半辈子?!可我能告诉他真相吗?!于是吞吞吐吐、吱吱唔唔说:“一时糊涂呗,脑子进水了,没想清楚。”他没再说什么,但我知道,他已经接受了我不爱田静以及要和他同住的现实。
晚上吃完晚饭我主动去洗碗,洗完也没打游戏,早早就洗了澡,把空调打开,坐在床上看书,只开了床头灯,也没开房灯。闷油瓶不知迷上我楼下里间里的什么宝贝书籍,晚上吃完饭就进去‘研读’,看到十点钟才上楼洗澡睡觉,昨天晚上也是如此。今天不知是忘记了,还是以为我睡下了怕吵到我,他洗澡之前没有进房间里取换洗的衣服,所以当他洗完澡回来时,本已经昏昏欲睡的我顿时睡意全无,因为我看见他裸露的上身麒麟纹身清晰呈现,虽然床头灯昏黄朦胧,但还是很震撼!我一下就来精神了,马上伸手把房灯打开要看个仔细,只听闷油瓶说:“你没睡?怎么不开灯?”他果然是以为我睡了才没进来拿衣服的,还知道体贴人了,心里美滋滋的。
他打开衣柜蹲下身去拿内裤和睡衣,我连忙下床阻止,说:“小哥,再让我看看你的纹身,上次在巴乃光顾着研究地图去了,没有好好看看花纹。”因为进了空调房间,他身上还挂着水珠,体温下降得很快,眼看着纹身越来越淡,我急了,直接把他扑倒在床上按住他看了起来,整个纹身从后背跃过肩膀一直蔓延到胸前至腰间,那头麒麟目光炯炯,威风凛凛,像极了发威的闷油瓶,真帅!我抬头看了看他的脸,他虽面无表情,但显然是看我好奇心太胜不想打击我的一副‘大爷请随便观赏’的懒散样。我笑了笑又去看他的纹身,可再低头时纹身已经很淡很淡,有的地方都看不太清楚了,我就在他身上哈气,问他这样行不行,他也不回答我,我才不管,又在他身上哈了半天气,好像没什么效果。突然想到这纹身又不是热敏材料的,哈气没用,一定要让闷油瓶自己身体热起来才行,于是我开始摩擦生热,手刚在他腰间擦了一下,他就跳起来了,吓了我一跳,我瞪大眼睛看着他,什么情况?突然意识到他是怕痒,哈哈,邪恶的念头又冒出来。我用整个身体的重量压住他不让他起来,拼命在他侧腰上搓,他那里是真的怕痒,可能实在受不了了,直接翻身把我压在身下,两手撑在我身体两侧瞪着我,我愣了,盯着他的脸,他的脸离我很近,微长的流海垂下来挠得我脸痒痒的,我近距离看着他刚刚被我闹得微微泛红的脸颊,修长的眉眼、长长的睫毛在眼睑处打出两道阴影、然后是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双唇,真是一张完美无瑕的脸!我像受到了什么蛊惑一样情不自禁地用两只手臂环住他的脖子,缓缓闭上眼睛,把头微微抬离床面用我的唇去触碰到的唇,他的唇还是那么微凉柔软,我先含住他的上唇,轻轻地吸吮,用舌头去反复舔舐,然后是下唇,我觉得自己的身体都要燃烧起来了,可是他一直没有动,也没有回应……虽然现在知道了他的想法,也能理解他为什么不回应,可小爷我也是个脸皮薄的人,从没主动追过女生,而现在面对的是一个男人不说,还是个木头,这他娘的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呀。我一时气急,松开环着他的手臂,一把把他推离我的身体,起身直接冲出房间,冲进了卫生间,只听“砰”“砰”两声,彻底安静了。我靠着卫生间的门缓了一会,走到洗漱台前拧开水龙头,用冷水洗了一把脸,都没敢看镜子里的自己那狼狈相,低头瞄了一眼,下半身在内裤里半挺立状,我转身把马桶盖子放下一屁股坐上去。坐了很久,等我的心理和生理都恢复正常了,才回到房间,进门就看到闷油瓶已经把睡衣穿得整整齐齐,坐在床边,面向门的方向,眼睛是盯着门的,我没理他直接走到床的另一边,上床盖被睡觉,不一会儿,听见衣服摩擦的声音,然后感觉床垫轻微凹陷,灯也熄了。我在卫生间里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所以没多想,很快就进入梦乡。



试阅二:

第二天早晨,我依然7点准时醒来,依然八爪鱼一样挂在闷油瓶身上,真被自己干败了!一点没犹豫,直接爬起来去卫生间洗漱,然后出去买早餐。八月底,早晨的阳光已经很烈了,我走在路上被晒得晕晕乎乎的,心里想着:闷油瓶说月底走也不一定就非得是最后一天,现在已经月底了,他随时可以走。这么一想心就慌了,他娘的实在不行老子就跟他挑明了说,还不上道的话,他走我就以死相逼,我就不信他不管我。我操,吴邪,你是泼妇吗?!唉,到底怎么办……
心情糟糕透了,不想买早餐了,沿着街道漫无目的地走着,感觉也没走多久,已经到了西湖边了,我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坐了下来,一坐就是一个上午,一个人像发呆一样,好像什么也没想,又好像想了很多事情但都不记得了,偶尔的微风和鸟叫会把我唤回现实,但只是一瞬。不知道几点了,该回去了,想看看表,可心脏突然像被揪了一下,我昨晚又吻了他,说不定回去他就已经不在了,还是不要回去了,我就这样一直坐着,想象他在家里做饭、看书、睡觉的样子,永远这样也是好的,至少在我能想象的范围里。不让我看到那个空荡荡的房间,我就可以认为他一直住在里面……
突然一声巨响,惊得我一哆嗦,抬头看天,发现早已乌云密布,眼看着豆大的雨点就砸在我的脸上‘啪唧’一声,得回去了,连老天都不让我留住闷油瓶,在心里也不行,看来我是真的留不住他了。起身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我根本不在乎偌大的雨点一滴滴把我淋透,我更不在乎大街上本来就不多的人像看神经病一样看我,我就保持着不快不慢的迈步频率往回走,虽然离家越近我的腿感觉越沉重,好像他真的就走了一样。转过了那条街,我看到了我的铺子,门是关着的,我站在街角看了一会儿,还是穿过马路走了过去,拉开门就听见王萌叫了一声:“他回来了”,闷油瓶手里拿了一把伞正在换鞋,左脚已经穿好了,正在穿右脚,他俩看到跟落汤鸡一样的我都目瞪口呆,我看到闷油瓶还在,并没有走,心里也没有多大的高兴,冲他假笑了一下就绕过他向楼上走,带了一地水我也不想管。只听王萌在我身后抱怨了一句:“老板,你怎么了?出门怎么不带手机呀,急死人了。”我也不理会,径直回了房间,一进门,闷油瓶就跟了进来,手里还拿了条浴巾,把我的头和上半身包裹住,拉着我就往卫生间走,说:“先去洗个热水澡”就把我推了进去,关上门。
我感觉身上有点冷,怕会感冒,先把花洒打开等着热水出来,自己开始脱衣服,心里烦闷地要命,还是没想好怎么才能留住闷油瓶。衣服裤子都脱掉了,正准备脱内裤时,门又开了,闷油瓶先把头探进来,又把换洗的衣服递给我,我心想:你他娘的对我这么好干什么?你都要走了还招惹我干什么?我伸出手没有去接他递过来的衣服,反而抓住他的手碗,用力一拉,他没防备,一个趔趄就栽进来,衣服掉了一地,我把门重重地甩上,没有松开抓他的手,眼睛直视着他说:“你要走了还招惹我干什么?你那么狠心从最开始就不要招惹我!我不用你救我,不用你担心我,不用你保护我,不用你对我这么好”,感觉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倔强地忍着不让它流出来,我用力甩开他的手腕,开始推他,要把他推出去,他一动也不动,就盯着我,看样子也在隐忍着,我心说:你委屈个毛啊,受委屈的人是我好不好!这时他一只手抓住我推他的手,另一只直接把我推到浴室的墙上,后背传来钝痛,他用力之大可想而知,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什么,他整个人就跟着压了过来,吻住了我,这几乎不能称之为吻,根本就是噬咬,我马上尝到嘴里的血腥味,我慌了,但他并没打算放开我,我推了推他,一点反应也没有。他的舌强势地钻进我的口腔,舌尖在我的上颚、牙龈、齿尖一一扫过,然后与我的舌抵死纠缠,我的舌根酸得要命,腿已经软得快站不住了,他放开我的手,扶住我的腰用力一按与他的身体紧贴在一起,感觉不但没有放过我的意思,反而要来一波更猛烈的。
花洒就在我们头上,热水淋在我们身上,我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热爆了,又没有新鲜空气进来,胸腔就要炸开一样,闷油瓶似乎感觉到了我的挣扎,唇离开了我,我赶紧大喘了一口气,他又吻上来,我有点招架不住,他把原来撑在墙上的手放到我肩上,慢慢滑到我的锁骨,然后再到胸前,所到之处我的皮肤就像着了火一样,他的食指在我胸前的一点打转,我整个身体都开始颤抖,他好像很满意我的反应,轻笑了一声,离开了我的唇,开始吻我的脸颊、眼睛、耳廓,我的手不知该放在哪好,紧紧攥成拳头仿佛这样就可以抵抗身体的颤抖。他的手也停止在我胸前的撩拨,捏住我的下巴,看着我,我也看着他,他被淋湿的头发有几绺贴在脸颊上,性感极了,我想我的脸早已经红透了,下身硬得不行,他不可能感觉不到,因为他放在我腰上的手一直没有离开,紧紧地箍住我,把我紧贴在他身上。他看了一会又吻上我的唇,这次温柔了许多,但却让我感觉有电流通过全身一样,我无法抑制地呻吟出声,他的身体顿了一下,然后明显感觉他加深了这个吻,从温柔变得疯狂,他放开捏着我下巴的手,直接下来扯我内裤,我惊得马上瞪大眼睛,他却完全不理会,内裤前后已经都被扯下去了,要不是我腿叉开站着,内裤已经掉在地上



试阅三:(想放些18X上来,,不过会被屏蔽的吧,会判违规的吧>_<)

他缓缓坐下来,就在我旁边,把我的左手从被子里拉出来握紧,然后淡淡地说:“我不会离开你。”我感动得竟一时无言以对,只能傻傻地看着他。
他把买回来的饭盒打开,是粥,还有几个小菜,都很清淡,把勺子递给我,我坐起来接过,问他:“吃粥你能吃饱吗?”他点点头,想了想又说:“明天去医院前我先把粥熬好。”我突然想到黑眼镜说他来杭州前去学了四个月的厨艺,就问:“小哥,你以前就会做饭吗?住在胖子那里的时候怎么从来没做过?”他摇摇头,说:“不会,才学的。”
“才学的?什么时候学的?”我假装好奇。
“来杭州之前”
“怎么想起来学做饭?不用倒斗了,想当厨师?”
“解语花说你从西藏回来瘦了很多”,他嘟囔着。我无语了,我根本就没瘦呀,一直都是140多斤,小花是要替我出气吗?!“所以……你学厨艺是为了把我喂胖?”我不太确定,感觉有点不可思议。他看着我微微地点了点头。谁他娘的这时候能忍住谁就不是男人,我也不管会不会把感冒传染给他,把粥放床头柜上就去啃他,他根本没想到我会反应这么大,嘴里还有没咽下去的粥,我也不管,在他口腔里胡作非为一翻,又坐回去继续吃粥。吃了一会儿,他那边也没什么反应,我都没敢抬头,小声地问:“小哥,你真不走了?”他没犹豫,直接说:“不走了,你不能没有人陪。”我差点被嗓眼里的米粒呛死,什么意思啊?!老子又不是……“你见到田静了?”我突然意识到。“她哭着跑出去的”他说。我想了想又来劲了,抬起头瞪着他质问道:“要是她没哭着跑出去,你打算什么时候走?!”只见他放下手里的餐盒,看着我摇了摇头,说:“不走”,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你不爱她”。我一听立时熄火,心说:你TM终于知道我爱的是你了。又一想,他娘的这两天不是自寻烦恼吗,原来那天晚上和他‘谈人生谈理想’之后他就决定不走了!又被玩了!管它呢,老子现在除了开心还是开心,于是冲着闷油瓶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就被扑倒了。
我们两个彼此纠缠着,吻得天昏地暗,谁也不舍得结束这个吻,他刚松开,我就凑上去,我放开他,他又过来咬我,总之,在我们俩窒息的前一秒,结束了这个缠绵的吻,总算把小命儿保住了,可下面的问题亟待解决。我急得手忙脚乱去解他裤带,他却不紧不慢地把我的T恤撩高

(咳咳。。下面都是少儿不宜的部分>_<....本本里有详细描写。。捂脸跑走。。。。。。。

T2Gqq6XfFXXXXXXXXX_!!335416642.jpg

台灣預定處:點我

預定結果檢查:
【盜墓筆記】 | 12:01:40 | 留言(0)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