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紹

管理人:kotenka

網站努力工事中...

本子相關問題,可來信:gwac195@gmail.com

謝謝您~^^

■類別
■賣場相關&預參場次

【2016預計參加場次】

King Banquet
CWT43 08.13~08.14
攤位號:D1--特17、D2--特15(4F)

【賣場相關】

歡迎參觀我的賣場
【新舊刊通販,不預留場次領本】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盜墓同人】《啾……之後滴世界》
T2zPySXm4XXXXXXXXX_!!335416642.jpg

淘寶: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10.3.4002-105715650.30.6XpO7K&id=20279584114

瓶邪同人本《啾……之后滴世界》150P+小说本
價格:55RMB


截文一:

吴邪忽然开始蠢蠢欲动外加热血沸腾。
  他从恐怖片的世界回来之后就发现,一个星期之后精神自动调到了兴奋状态,就是俗称打了鸡血的状态。
  看来生物钟并不是肉体上的,而是精神上的吗,他就是证明!
  总之,在摧残了王盟一整个星期之后,他联络还在从事倒斗这一有钱途的事业的三叔,要他有啥好事别忘了联络他,于是吴邪小朋友有些期待了。打开短信一看“9点鸡眼黄沙”…默……
  意思是有新货到了,叫他去挑……说实话,这个密语到底怎么翻得他也不知道,这是三叔逼着他背出来的。默哀一下当时被三叔鄙视的自己。
  于是吴邪马上掉转方向向三叔家赶去。
  又一条消息“有龙脊背,速来”
  吴邪立刻开始转走为跑。
  龙脊背这种东西,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好东西啊!更何况他是特地让三叔留意的兵器,能让三叔用龙脊背来形容的兵器……嘶,流口水中。
  其实在主神世界,吴邪那些干将莫邪草稚剑都看过了,但是聊胜于无呀,冒险性子之下他还是很冷静的,没有一样称手的武器,加上他现在肉鸡身体,想下斗,和送死没啥区别。现在可不是主神世界,下和不下一样都是送死,不下更是必死。现在他可是在二十一世界啊~吴邪小朋友一边在心中碎碎念一边加快速度,说实话,三叔这种生物,可是见钱眼开认钱不认人啊!他上次就是晚到了十分钟,他的商朝青铜器就没有了呀没有了!  想到悲愤的过去,吴邪更是撒开了脚跑。
  为啥不叫车?
  这个……其实,人民币这种东西,吴邪已经很久没有用过了……
  主神空间的时候,有万能小叮当,到了这里有王盟,所以,他,忘了带钱出门。吴邪童鞋泪奔中。
  小叮当~~我好想你啊!
  可惜,历史是有重复性的。
  刚跑到三叔家楼下,他就看到一个年轻人从三叔家正门里面走了出来,身上背了只长长的樟木盒子,外面用布包的结结实实的,只露出一边的盖子,吴邪童鞋悲摧了。
  别问他为啥知道这就是三叔销赃的对象。
  实在是他敏锐的直觉让他的眼神直直落在了樟木盒子上头啊,盒子里头冰冷的气息一阵一阵的勾引着他,一定是一把好东西啊!!
  吴邪童鞋眺望着那个青年远去的身影,灼热的眼神更是散发着“卖给我吧卖给我吧”的信息,可是他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那个青年绝对是一个练家子。
  兵器这种东西,尤其是好的兵器,一般人是不会买的。
  因为兵器都是有血性的,一个不够格的主人镇不住兵器的话,是会带来血光之灾的,越好的兵器血性越是厉害,而那个小哥轻轻松松就将兵器的血腥镇压了下来,看来那个年轻人一定是一个好手。一个好手买兵器,绝对不会在乎价钱这种东西,而是东西的质,找到一个好兵器的好手,更是绝对不会把兵器转让的。TAT
  吴邪觉得自己的手心有些发痒,只是他毫不犹豫地转头进了三叔家,他还不够强,他的身体,在他看来都还很纤弱,现在的他如果去挑战人家,就是笑话一件。他才不会那么傻呢。
  他得去缠着自家三叔,看看还有没有好东西。
  吴邪不知道,青年在走到转弯处的时候,回头瞄了他一眼,平静如水的眼神中稍稍起了一点波澜,只是很快又恢复到了波澜不惊。
  上了口,三叔碎碎叨叨一片,中心思想是侄子啊叔还特地要给你留东西啊只是你来不及啊叔这份心思你可得记着啊,目的是楼上还有人在他库里挑东西,要人做劳工去呢。
  就着也想要挑点东西的心态,吴邪去帮忙了,只是在看到龙脊背(虽然没看到东西,主要是气息啊气息!)之后,看别的东西都有些兴致索然,劳工是当了,报酬却是一分没拿。
  等到帮完忙之后已经是晚饭时候了,三叔请客,吴邪自然去了,去之前还打了个电话给王盟叫他一起出来蹭饭,顺便带点钱出来。王盟到了之后先问好,然后兴致勃勃的拿了一张打印纸出来,说是下午有人来的,原本来找吴邪,可是人已经出去了。于是便拿出了一份战国帛书,王盟不怎么识货,就拿相机拍了下来,说是回来问问再说。  吴邪接过来一看,这是后几朝的赝品,也就是说是古董赝品,只是那上头有个狐狸一样的人脸还有点意思,那两只没有瞳孔的眼睛很有立体感,好象从那纸上凹了出来一样,吴邪摸摸下巴,总觉得这玩意有点诡异,所以递给了三叔,当下,三叔立刻开始蹦跶,碎碎念一边大致说是为什么自己没那么好命碰不到这玩意。
  当下,饭也不吃了立刻回去开会。
  会议中心思想是:这是一个墓。
  主题是:这个墓要怎么去弄来。
  事情,就这样发展成了吴邪童鞋第一次盗墓了。
  理由是,他精神上头的鸡血期又到了。三叔在试了吴邪几下之后觉得他的招式还有板有眼不错,所以就同意了。


截文二:
阿宁头痛的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你不会,已经安排好了,具体定位的事情,就由吴先生负责。”
  吴邪一听,赶忙开口“我负责?你们不是知道那海斗在什么地方吗?”
  阿宁说道:“只能估计出一个大概的方位,如果能找到盗洞最好,找不到的话,实际的定位和判断地宫的形状,还得靠你,我们手上只有一些故纸堆的资料,不可能代替土夫子的经验的,你三叔很精明,这些资料一点也没有留给我们。”】(引用原文)  于是吴邪苦恼的跑到船边去了。
  说实话,他的大脑真的很久没有运转了,小叮当啊!我好想你啊!
  吴邪看着天边的彩霞,泪流满面中。
  船上的晚饭,自然是少不了鱼的。
  男人们一起吃饭,多半不会有什么礼节什么谦让,尤其还是一群大脑里面都长着肌肉的地下活动者。
  吴邪的动作很快,他在别人还在寒暄的时候已经一筷子就把鱼肚子给撩上来了了,放在小碗里头然后掐了一般给了张秃子,然后给张秃子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谢礼!”。
  张秃子先是愣了愣,然后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肉给吃掉了,然后跑到对面开始和胖子闲忾大仙去了。而且大部分是他单方面的,胖子被那人崇拜的眼神看的汗毛竖了起来,只觉得吃进了肚子里头的鱼肉都有点反胃。加上张秃子一边说一边喷口水,众人看着他黄黄的牙……当下一阵翻腾。
  吴邪倒是很淡定的在吃,他眼光好,加上秃子在他的对面,人又不高,那个口水的打击面不全面,所以吴邪就将那些没有被口水喷到的面一口一口吃了下去。
  当然,汤他是一口没喝。
  结果,这鱼头锅差不多都是被吴邪和张秃给送到肚子里头的。
  吃饱的吴邪摸着肚子在椅子上头打了个咯,胖子心有不甘抢了人家供给龙王爷的酒,然后就开始你一口我一口大家分了喝掉。
  吴邪喝了不多,但是虽然他酒量不差但是有着一喝脸就红的体制,所以不一会儿就脸颊绯红眼睛迷蒙了。  当然,也就他知道其实目前他的状态都可以去打伽椰子(《咒怨》的女主角)了。这椰子酒挺好喝的,吴邪眯着酒,金丝边眼镜下头的大眼睛也是眯缝着的,外带脸颊红红头发乱乱的样子就好像一只在偷喝米酒的猫咪。  所以他实在不能怪别人摸摸揉揉之类的动作,外加从此以后就莫名成了最小的一辈。


台灣預定處:點我

預定結果檢查:
【盜墓筆記】 | 12:00:24 | 留言(0)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