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紹

管理人:kotenka

網站努力工事中...

本子相關問題,可來信:gwac195@gmail.com

謝謝您~^^

■類別
■賣場相關&預參場次

【2016預計參加場次】

King Banquet
CWT43 08.13~08.14
攤位號:D1--特17、D2--特15(4F)

【賣場相關】

歡迎參觀我的賣場
【新舊刊通販,不預留場次領本】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BBC同人】《Jo》(華福)
6680_wsSnn.jpg

公式站:http://blog.sina.com.cn/s/blog_9f17463701014ts0.html

◆名称:《Jo》
◇出品:ComiKami Family
◆作者:瑞草魁——《Jo》
◆作者:壹壹——《Dream》

◆作者:hades——封面
◆作者:ashlee、木木——四格
◇內容:CP华福,
两部小说(《Jo》、《Dream》)+四格



◆页数:160P左右
◇规格:A5
◆价格:未定

【試閱】

《DREAM》

夏洛克过去的房间理应没有人,但是赫德森太太却听见房中有些动静,她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她面对的角度,并没有人,当她转头看房中另一面的时候,不禁倒抽了口气。

夏洛克·福尔摩斯就隔着书桌站在那儿对她微笑。

她吃惊地盯着他看了几秒钟,然后好像快要晕过去了。

“赫德森太太。”一个很熟的声音说道:“我万分抱歉,这个月的房租,好像忘付了。不过,我一点也没想到你会这样经受不住惊吓。”

赫德森太太猛地回过神,大喊道:“夏洛克!真的是你?你怎么这么胖?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天哪!难道你还活着?”

夏洛克淡笑解开风衣,指了指身上绑着的填充物。

赫德森太太一把抓住夏洛克的手臂,摸了摸他的下巴,又抓住他的一只袖子,伸进填充物内,摸着里面那只精瘦而有力的胳臂,“可是不管怎样,你不是鬼!看到你,我太高兴了!坐下来,告诉我,你是怎样做到死而复生的奇迹的?”

“等一等。”他淡笑道:“你现在真觉得有精神来谈这事吗?瞧我这多此一举的戏剧性的出现给了你多大的刺激,难道你没有看到他?”夏洛克示意的看向身边沙发上躺着的醉鬼。

“o my god!”赫德森太太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从进房间起,她的眼睛就没有从夏洛克身上移开,所以当发现自己忽略了约翰的存在,是又抱歉又惊讶,她吃惊道:“是约翰?喝醉了?他不是最讨厌别人酗酒的吗?”

夏洛克的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淡淡道:“也许他是疯了。”

赫德森太太拿来热水和毛巾,夏洛克照老样儿若无其事地点燃了一支烟,他显得比以前更加清瘦、机警,但他那张鹰似的脸上带着一丝苍白的颜色,能看出他最近一阵子生活不规律。

赫德森太太一边为约翰擦着脸,一边询问道:“今天晚上住这里吗?”

夏洛克伸了伸腰,“还是这里睡的最舒服,也许可以重温一夜。”

“说说吧,我太好奇了!”赫德森太太将毛巾在脸盆中搓了搓,“约翰明明亲眼见到你从那里跳下去的!”

“理由很简单,跳下去,却没有死。”

“没有死?那里可很高啊!”

“赫德森太太,你看的那些电影,难道男主角都是真的从高空跳下来的吗?”

“你带了拍电影的保护带?”赫德森太太恍然大悟,但还是有些疑惑道:“那你又怎么做到,让所有人以为你死了?”

“茉莉说我死了,以她的专业能力,应该不会有人怀疑。”

赫德森太太打趣笑道:“你这个骗子。”

沙发上的华生突然有些激动了起来,闭着眼睛,嘴里却大声吼道:“不,他不是骗子,他不是……”

赫德森太太吓得抖索一下,捂着嘴,疑惑的看着夏洛克,“我有说错什么吗?”

夏洛克无奈的看了一眼华生,摇了摇头道:“也许他在做恶梦吧!赫德森太太去休息吧!”

赫德森太太刚要离开,夏洛克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我还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没有死。”

赫德森太太点了点头,眸中是智慧的光芒,笑道:“今天看见的夏洛克,只是我的梦,并不存在。”

夏洛克满意的点了点头,目送赫德森太太离开,关上门。

夏洛克脱掉有些沉重的风衣和那些让他透不过气的填充物,他的身上仅剩一件单衣,但在这温度颇高的房中,这样的穿着已经足够,他缓步靠近华生,华生的嘴里还不断呢喃着:“他不是骗子,不是骗子……永远没人能让我相信他欺骗了我……”

夏洛克的眸中闪过一丝深沉,望着他闭眼呢喃的模样,微微叹了口气,垂眉,不似内疚,更多像是无奈,“约翰,我好像是骗了你。”如果假死算是欺骗的话。

华生微微皱起眉头,微张开朦胧的双眸,眼前是夏洛克垂眸的模样,他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梦见了夏洛克,他突然伸手紧紧抓住‘梦’中的夏洛克,情绪激动道:“求求你,再创造一次奇迹,夏洛克!为了我,请不要死去!为了我,可以吗?”

手腕上是他用力而带来的微微疼痛,夏洛克的脸色很平静,但是眉头却不禁皱起,现在还不能让他知道自己没有死,他的一举一动都有人注视着,若是他知道自己没有死,那三个死去首领的杀手,一定会为首领复仇,继续那该死的任务!

夏洛克轻闭上眼睛,让自己情绪保持冷静,再次张开眼睛的时候,那双深邃的眸子深的不见底,透着一股淡淡的清冷,伸手去掰开华生紧紧抓着他手腕的手指,声音平静道:“正如你看见的,我已经从那里跳下来,你认为我还有存活的可能吗?”

华生用力咬牙,不让自己在他的面前失控,就算是在‘梦’里,也不能失控,他努力摇头,不想松开他,但是手指却被他无情的一点点分离,华生无力的缓缓闭上眼睛。

夏洛克见又睡着的华生,嘴角泛起一丝若有若无的苦笑。

夏洛克的目光凝聚在他沉睡的脸上,他从没有如此近的观察华生。

华生的脸带着一丝微红,安静醉态中带着一丝让人难以抗拒的蛊惑。

夏洛克的喉结微微蠕动了一下,心底似有一股火热想要冲破喉咙,此时的华生,喉结也同时动了动。

夏洛克的目光扫见华生蠕动的喉结,心下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刚想要闪躲,华生却已经吐了,他口中喷出的秽物沾染在夏洛克的单衣和裤子上。

单衣贴在身上,能够让他清楚感觉到那些秽物贴在身上的湿凉,夏洛克努力深吸气,将怒火压下,冰冷的目光淡淡扫了一眼吐完后,转身窝在沙发中继续睡的华生。

单衣上的气味让夏洛克难受,他背过身子,将单衣脱掉,看着裤子上的秽物,他也只能皱着眉头,一点点脱下。

性感健壮的背部是肌理分明的白皙肌肤,若隐若现的脊椎曲线,带着诱人的蛊惑,背的主人似乎察觉到了异常,微微动了动耳朵。

他缓缓转过身,斜角的四十五度,却是最迷死人的,他的胸口因为呼吸带起微微如涟漪的起伏,如雕塑一般的侧脸曲线勾引出朦胧的遐想。

华生的目光略显恍惚,酒醉的朦胧眸光将眼前的一切化的更为醉人,不舍移开目光,呆呆的望着他。

他的眼神很犀利,却深邃迷人,高挺的鼻子与微翘的下巴形成最完美的E字形,杰出的五官和傲人的身姿,在酒醉的熏陶下,那般迷惑人心。

华生的眸光微微下移,往那完美的身子下身看去,这才发现这个人是全裸的,犹如是一个开放的大卫雕像,每一处都是这般完美,无可挑剔。

被这样直勾勾的看着,夏洛克不悦的斜睨着华生,低沉冰冷道:“难道你没有吗,脱了裤子看你自己的。”

华生猛地回过神,也许是因为那些让他醉的晕头转向的东西都已经吐出,他的精神恢复了几分清明,深深看着眼前的人,虽然因为酒醉的目光还有些朦胧,但是却是那般清晰。

“是你吗?夏洛克?”他的声音带着一丝微醺,目光却依然紧紧看着夏洛克的身下,似怎么也移不开双眸,那般赤裸看着他的目光,让夏洛克不禁有了反应,华生见状,不禁颤栗了一下。

夏洛克的脸色却没有半点尴尬,依然是那孤傲的模样,他冷冷看了华生一眼,华生忙将目光移开,缓解尴尬的假咳嗽着,夏洛克拿过宽松的睡衣,这里虽然很久不住,摆设却犹如假死前一样。

他穿着宽松的睡衣,拖鞋,拿起剑,亦如过去在家里练射击一样,平静的刺出,收回,却在每一次刺出的时候,暗暗调整着呼吸。

华生一直静静的看着他,自己也许可以当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但是自己身上浓重的酒气,却警告着自己,也许这只是梦,他不敢说话,不敢动,就怕说话或者一动,这一切就变成梦境,自己会醒来,也许身处空空的房间,没有他的地方。

正在华生顾虑这,害怕那的时候,突然一阵冷风袭面而来,他警惕的瞪大眼睛,剑头已经指在他的眼前,华生不解的看着一脸平静的夏洛克。

夏洛克命令式的说道:“约翰,脱掉裤子。”

华生怔了怔,茫然问道:“为什么?”

“因为你看了我。我也要看你。”云淡风轻的回答,却带着让人不得抗拒的霸气和冰冷。

华生的脸色有些发涨,脸撇向别处,摇了摇头,“不。”夏洛克的剑又靠近了几分,严肃道:“按照我说的做。”

“你不会刺的。”华生肯定的说着,但是目光却带着一丝慌乱。

夏洛克的剑又次靠近,这次不是凌空的距离,而是点在他的额头上,若是轻轻再用一点力,再靠近分毫,华生的脸上就将挂彩。

“你可以赌一赌。”夏洛克的眸中闪过一丝玩味,声音带着一丝霸道的压迫感。

华生的额角冒出了冷汗,夏洛克总是让他难以琢磨,就算是‘梦’里,他都不敢小看夏洛克的能力,不敢和他打玩命的赌注。

华生咽了咽口水,看着夏洛克的目光,一来是他不敢和这疯子打赌,二来是他根本从未拒绝过他,就如每一次想好要骗他的谎言,最终看着他的目光,总是犹如被催眠一样,一五一十全都如实说出来。

华生的手抚上皮带,一点点解开,将裤子一点点褪下。

夏洛克手里的剑缓缓下移,指在‘某处’,命令道:“竖起来!”

“什么!夏洛克,你这个疯子!”华生近乎咆哮。

夏洛克理所应当道:“因为你也看到我竖起来。”

“你就不能吃半点亏!”华生怒吼道:“又不是我让你竖起来的……”

“是你!”夏洛克打断道。

华生愣了愣,不可置信的看着夏洛克,“你是说,你因为我……”他顿了顿,用力摇头道:“不会的,你明明只是对‘那位女人’不一样!”

夏洛克的目光寒了几分,突然伸出手,双手如魔抓一般伸向华生身下,滚烫的手准确的牢牢握住华生的要害套弄了起来,声带微醺道:“我只是不想吃亏,让我看看亲爱的约翰是个什么模样。”

“唔……”华生全身颤栗,似有火苗在周身乱窜,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低吼道:“夏洛克,不要再开玩笑了!”

“这样都不露出真面目吗?你不是因为我不在,而感到孤单吗?”夏洛克和他拉进距离,伸手扶住他的脸颊,让他和自己对视,不让他有任何闪躲的机会,低低蛊惑道:“最好快点有反应,因为我而有反应!这样就算扯平了,不然我也许会学着‘努力’让你有反应!”夏洛克伸出舌头舔了舔下唇,手下的速度微微加快。

华生拧眉看着他,无法别过头,就只能渐渐半眯起眼,眸光闪躲,嘴里嘀咕道:“不行,我不能这样,不行,不可以因为夏洛克,不可以!”

“不许闪躲!”夏洛克蹙眉道。

华生依然摇头,目光显得有些无助和茫然,像一只可怜的泰迪犬,却不知,这样的他,更是引发某种兽性。

夏洛克紧紧看着他的眸光,似跌入其中,呼吸有些失控,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发什么疯,突然低下头突然含住华生的耳廓,惹得华生浑身一震,身子差点倒了下去,幸好有夏洛克的手搂在他的背上,顷刻两人一起窝倒在沙发上。

“夏洛克,你知道你这是做什么!”华生捂住耳朵,目光指责的看着他,心底却耐不住他刚刚的挑逗,面色通红,心跳不受控制的飞快。

夏洛克不答话,而是继续着霸道,拉下华生捂住耳朵的手,顺着华生的耳朵一直亲到他的脸颊,在一双略显苍白的嘴上停留了一会儿,才抬起头看着已经面红耳赤的华生,猛地放开他,翻身下了沙发。

华生用力擦着耳朵上他残留的印迹,目光带着复杂的慌乱,口里反复道:“我喜欢的是女人,我喜欢的是女人,你这个疯子!”

夏洛克的目光下移,看着自己努力的杰作,华生的身体因为他的触摸有了反应,肉棒高傲的竖起着,夏洛克勾起一抹讥讽,玩味笑道:“你也一样对男人有感觉了不是吗?也不过如此!”他自负的邪笑道:“比我小一点。”

华生全身一僵,垂下眸光,声音低低道:“我不知道!我不会的!我怎么会,对夏洛克…难道…不只是友情,不只是室友……不,这只是梦,梦里我才会这样反常!”

“梦?的确!”夏洛克的目光灼灼,没有一丝犹豫,突然又上了沙发,将他压倒在沙发上,“既然是梦,为什么不让我们大胆点?……”夏洛克还想说什么,却发现华生的目光泛起一丝欲望的灼热,还不等夏洛克说下去,下巴突然一热,惊愕的看向挑起自己下巴,仔细的看着自己的华生。

“如果是梦,那我不会再逃避!”华生低低呢喃,觉得一阵热流冲向下腹,早就跃跃的巨龙几乎似魔龙一般灼烧着这个身体和灵魂,饥渴感让他的目光瞬间染上欲望的火苗,原本肿胀的长度又一次增长。

夏洛克的目光因为华生身下的巨大而微微惊愕,处于惊愕中的夏洛克突然那感到一股冲击力袭面而来,还来不及反应,已经被华生压在了身下。

华生的眸光灼热而饥渴,犹如一只高傲的贵宾犬一样,昂头傲气道:“我比你大的多!”(泰迪犬再可爱,也无法永远掩饰住贵宾犬族的血统,高傲时,就是如同霸道高贵的贵族。)

夏洛克不停的扭动着身体,想要挣扎出他的禁锢,一向骄傲和自负的他,也不允许被别人压在身下,腰上的大手越收越紧,夏洛克咬了咬牙,转眸瞪向华生,却感觉到他另一只大手突然按住他的脑后,怵地将他扶正,低下头忽然狠狠的吻住自己。

夏洛克惊住,这突然的强吻连他想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华生的嘴角勾起一抹灼热的欲火,焚烧着夏洛克舌尖,激烈的缠绵,霸道激情,夏洛克不禁闭上眼睛,尝试着从未体会过的‘被霸道’,那丝激情随着霸道的激吻,点燃了所有的热浪。

他炽热的吻,狂霸的侵肆,夏洛克用手肘撞击他的胸口,奈何这男人的胸肌如铜墙一样,丝毫没有松开,而是搂的更紧,依然狠狠的霸着他的唇,夏洛克几乎能感觉到自己的唇已经被他吻的充了血,狠了狠心,怒视着眼前一向似小狗,现在如恶狼的男人,忽然张开嘴,在他即将伸舌进来与他纠缠的时候,狠狠的咬住他。

华生浑身猛地僵住,稍稍向后退了些距离,半眯着眼看着用着一副拒绝的眼光看着他的夏洛克,他的嘴边还沾有华生嘴上的血迹,冷峻的脸在血色的晕染下渲染一丝致命的蛊惑,华生被迷了双眼,舌尖带着一丝刺痛,是他养伤带来的剧痛,却也带着一丝清醒感。

不是梦吗?为什么会痛?

是因为太在乎他的感受,不想勉强他,所以才会连梦中被他咬伤都会觉得这般刺心的疼痛吗?

夏洛克以为他后退是放弃了,以为可以逃脱出他的紧固,谁知他却在夏洛克放下警惕的时候,突然用力将夏洛克翻过身,从身后紧紧抱住夏洛克,华生的声音沙哑低沉,隐约颤抖道:“夏洛克,你点了火,我已经无法熄灭了!夏洛克,我想要你!我会温柔!”

“你这个蠢货!”夏洛克刚刚骂完,却低吼了一声,“约翰……”宽松的睡衣领缓落肩头,挺立的乳头像是为了突显自己的存在般,凸了出来,带着诱人的粉红色,仿佛在邀请别人品尝小樱桃。

华生低下头呵了口气,看似是为他拉好衣领,却并未抬起头,而是猛地隔着睡衣亲吻他,吞没那包裹着一层隔阻的樱桃,仿若那是一层糖衣一般,沉迷的舔舐。

湿热的气息隔着一层布料也能清晰的让夏洛克感觉到,却比直接零距离而让人更窒息更颤抖的挑逗感。

华生重重的吸了一两下,再用舌尖轻轻的舔了舔,虽是很眷恋,但还是离开了‘美味’,被沾湿的睡衣紧紧的贴在硬挺的乳头上,痒意折磨着夏洛克,让一向冷静的夏洛克也变得慌乱了起来,深邃的眸中带着隐忍,却更多的是因被动而气恼。

夏洛克见华生意犹未尽的走神模样,趁机突然躬身,一把粗暴的拉起华生的衣服,一口含上华生艳红的乳头,报复的用舌头舔弄,啃咬,轻轻的碾磨,再重重的吮吸。

耳边传来华生粗粗的气喘,夏洛克的目光微微上调,看着华生咬着下唇,脸色通红和痛苦的模样,夏洛克的眸中闪过一丝傲气,嘴角泛起一抹满意的弧度,折磨别人才是自己的专利!

“啊…嗯……”乳头被肆意的玩弄,灵巧温热的舌头和牙齿不停的撕咬、拉扯着,疼痛和欢愉充斥著大脑,饥渴感开始不满足只是这样的触碰,华生的手犹如闲空许久而释放一样,在夏洛克的身上肆意的乱摸着,每触碰一个地方,似带起一把火。

夏洛克不悦的皱起眉头,低眸看向他的手,那双闲手竟停在夏洛克身下的要好,一次一次地肆意把玩着,夏洛克的口中微微用力,似警告的咬住他,华生似有M倾向,乳头即使被咬得破皮出血还是会有快感,甚至爱上这种快感,欲罢不能,手下随着夏洛克的用力咬动而更为用力的捏着那火热的巨棒,一次一次套弄着。

华生咬了咬牙,收回手,夏洛克还以为他是认输,却没想到华生竟用自己的唾液润滑了一下手指,那只该死的手,竟然划过他的背,一路游走,开始为他扩张,结实的手指却无比灵活,挤进粉色的后蕾,缓缓的抽插。

“呃…嗯…约翰……”本占上风的夏洛克又瞬间变成了被动者,被华生压在身下,口中发出令夏洛克自己都感到无比不可思议的呻吟声。

华生的双眸蒙上了一层微醺,口中带着残留的酒气,眯起眼睛看向那从未见过的领域,那属于男人之间的秘密地带,抽出手指,掰开双臀,粉色的花衣一张一合暴露在华生的眼里,他能确定夏洛克这几日都没有好好吃饭,干净的让他忍不住凑上前看个仔细。

夏洛克很明显感觉到华生变得粗重的呼吸,扭动了一下腰肢,回过头看向身后的华生,发现他竟然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下面,低吼道:“约翰·华生!把你的眼睛闭上!停止一切!”

华生猛地一怔,目光好不容易移开,看向愤怒的夏洛克,见他气氛的目光,自觉愧疚的垂下头,停止了所有的侵犯动作。

没想到,这么听话!夏洛克暗暗舒了口气,将睡衣紧了紧,斜睨了一眼垂头不语的华生,嘴角带起一丝微斜的弧度。

华生偷偷抬起头看向夏洛克,却和他斜睨自己的目光相撞,尴尬的伸手用力擦了擦脸,站起身,急步走向冰箱,他希望可以从中找到一些冰水,可是冰箱里除了被封口的冰酒外,其他的东西都因为放在冰箱中的标本而带着一股腐臭味。

他犹豫了片刻,还是飞手拿过冰酒,用力打开盖子,咕嘟咕嘟的猛灌了几口,那冰凉的冲击力不但扫去身上的燥热,似乎让脑子也变得冷静了起来。

是梦吗?

——————————————————————————————————

《JO》

华生和麦克罗夫特之间的谈话就在这种不算热络、毫无建树的氛围中结束的。

当两人分手后,华生便迫不及待地敲响了221B房门。

“哦,约翰,真高兴见到你,你都只和我打打电话,这么长时间都没来看我。”赫德森太太一见到他,就给他一个很温暖的拥抱,一边拥抱一边还不忘小小地抱怨一下。

华生只得道歉道,“抱歉让你失望了。”

“我知道你心里不好过,就原谅你了,不过,你得答应留下来才行,你的行李物品,已经由麦克罗夫特的手下送过来了,房租的事你也别操心了,麦克罗夫特已经提前预付了一年的房租,你今晚就住下吧,楼上的屋子我都收拾好了,床单被套还有窗帘都换成新的了,你只要再添置些日常的生活用品就行了。”赫德森太太十分热情的说着。

“非常感谢,真的,十分感谢。”几个月来,华生头一次觉得内心如此温暖。

他们一起上到了楼上的房间。走过过道,从敞开的房间一眼望去,他就看见那张摆着两扇窗户中间的书桌。

华生很希望能见到一个人,他期盼有个人正窝在沙发上,或正站在窗边,对他说,“约翰,好久不见,瞧你惊讶的样子,赫德森太太,请给他来一杯咖啡,他需要定定神,谢谢。”

“好久不见,夏洛克。”这句话在他心里藏了很久,但是每次都只能说给他自己听。

屋里只有他和赫德森太太,就连那些原本堆放得凌乱的书本,一摞摞案件资料,稀奇古怪的摆饰,还有那些那几台显微镜、试管、量杯什么的,也不见了,应该都已经被赫德森太太捐给某些机构或学校了吧。

目光从火炉旁空着的两个沙发,移到了厨房。华生不禁称赞道:“非常整齐干净。”

以往,夏洛克的兴趣和执念像青苔似的爬满了整栋房子,他那些惊人的实验更是无所不在——黄油盒子里有半截断指,冰箱里塞着一个死人头,微波炉里放着一盘心肝脾肺肾等等。

然而现在,这间屋子却显得前所未见的干净整洁,竟然比他之前住在这里时,感觉更宽旷了。

“那是,夏洛克以前太会堆了……”赫德森太太略一停顿,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接着说道,“你比他会整理得多,以后可还得你自己打理了哦。”

“好。”华生让自己尽量轻快地应道。

下午,与赫德森太太一起去采购了一些食物,傍晚时分,他们一起做了顿晚餐,边吃边聊,气氛轻松愉快。

入夜时分,他们各自回房休息。

华生洗漱好,坐到桌边,然后习惯性地打开电脑,点击自己的微博。

他一边擦着头,一边看着留言。

Jo发来一条新留言,但是貌似有点看不太懂——【爱丽丝梦游仙境&爱德华多·加莱亚诺】

华生没有看过《爱丽丝梦游仙境》,不过他大致知道其中的内容,尤其记得爱丽丝的作者应该是和王储同名——一个名叫查尔斯的十九世纪英国人。

至于那个爱德华多·加莱亚诺,却没有半点印象。

他点开网上搜索,输入人名,马上就跳出了许多条对应人名的网页,而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一本书名《四脚朝天:颠倒世界的学校》, [乌拉圭]爱德华多·加莱亚诺著。

《爱丽丝梦游仙境》好像也正是讲述一个颠倒世界的童话故事……想到这,华生不禁自言自语地说道:“颠倒的世界?塔罗牌?”

翻查了塔罗牌的资料后,华生果然有所发现,塔罗牌里除了有可以颠倒的“世界”,还有一张“颠倒的男人”。

【倒吊者】—— 一个双手反绑,被倒吊起来的勇士。

【含义】自我牺牲、反省过去,等待崛起。

【解读】再糟糕的境遇也不过是对我们的一种磨练,厄运总会过去。正如传说中的凤凰涅磐,又如北欧神话中的奥丁献身于绞架一样。忍耐眼前的厄运,接受命运的安排,好好反省过去的得失,为将来的再度崛起储备力量,才是最重要的。

华生反复读着,“忍耐眼前的厄运,接受命运的安排,好好反省过去的得失,为将来的再度崛起储备力量。”

他还没告诉Jo关于火灾的事,对方却恰如其氛地发来了这么条信息,感觉有些像“世界”那次,却又有所不同,这次似乎不是为了表达安慰,反而像是一种暗语,暗指某些现状态和处境。

“Jo!你在暗指谁?被倒吊的勇士……自我牺牲……等待崛起……”忽然他脑子里电光一闪,出现了一个向下坠落的身影——“夏洛克!”华生情不自禁地惊呼起来。

几乎就在他惊叫的同时,他心头陡然一缩,揪心的酸楚瞬间蔓延到了全身。他按着心脏的部位,“是夏洛克!一定是!”他敢肯定,这条留言就是在暗指夏洛克!

“倒吊者”就是在暗指夏洛克——制造假死!隐藏起来!等待时机!发起反击!

Jo知道夏洛克!对啊,他可以从麦克罗夫特那里知道他,自然也会知道夏洛克!还是……为什么是夏洛克?

“Jo......夏洛克。”华生几乎是条件反射地说出了这句话,他刚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那两个名字中间,忽然就出现了一个“等于号”。

“Jo......夏洛克...... Jo...是...夏洛克......”

Jo是夏洛克!

华生被自己的大胆猜测吓了一跳,但是惊讶过后,他忽然觉得这种可能性绝对存在!

回想从接触“Jo”到现在,他们之间的互动,有时候真得就像是认识很久的老朋友一样,他起初告诉自己那是因为对方是个有水平的心理医师,但是现在回头去看,“Jo”和“夏洛克”给他的感觉竟然那么的相似!以至于,他几乎就因为对方一两条信息,就“跟随”了。

除了夏洛克,还有谁会三番两次地留这种暗语式的留言!又不是特工行动或犯罪分子,普通人根本没有那个必要,不是吗。在他看来,这几乎就像是夏洛克的专利一样,虽然其中有他个人偏心的成分,但不可否认,“Jo”确实非常非常像“夏洛克”。

现在,就只差证明而已!

华生觉得自己越想越对,不禁激动难以自控,他一会儿反复握拳,绕着房间走来走去,一会儿又自言自语地到处蹦跶,一通手舞足蹈之后,他再度对着电脑,他试图让自己冷静一点,虽然他已经敢肯定“Jo”就是夏洛克,但是无论如何还是很想再确认看看,看对方的留言时间是二十分钟前,兴许还在线也说不定!他现在留言的话,或许不出一会儿就能得到回复。

想到这,他的手就按上了电脑键盘,但是刚想按下去,却又打住了。他陡然想到:夏洛克用这种拐弯抹角地方式给出提示,应该是还不想让人发现!这其中必定有很重要的原因,所以就算他想求证,也必须得想一句只有他们两人才知道的暗语才行。

华生催促自己开动脑筋,赶快想,他想到用电码,用苏州码子,但又都被自己推翻,因为那样过于突兀了,会被别有用心的人窥见,只能用不被人起疑,看似很正常,却又很隐秘的意思来表达。

想了好一会儿,他差点觉得没辙了,眼睛在室内扫来扫去,期望能找到灵感,他看着对面的沙发,然后又扫向一旁的壁炉,视线即将移走的时候,灵感被触发了。

只有他和夏洛克知道的事,又能立即猜出的当然是那个——【烟瘾犯了,就用尼古丁贴片,香烟污染空气,我把它藏起来了。】

华生有些颤抖地点了发送,页面提示回复成功,接下来,只需耐心的等待,可是,等待的时间极其难熬,一分钟就像一小时那么长。

他双手合十,掌心对搓,脑子不受控制地想——莫利亚地那个疯子在自杀之前,一定是给夏洛克出了一个难题—— 一个让夏洛克都束手无策的危机!导致夏洛克只能选择最极端最凶险的方法去应对——要么真死!要么假死!

现在那潜伏的危机还没有解除,夏洛克只能通过隐藏起来的方式,等待时机,一旦时机成熟,一定会发起反击!

夏洛克选在这个时候故意给他提示,是因为时机即将成熟?

他们是不是很快就能见面了!?

“夏洛克,赶快出现吧!”华生急切地低语道。

在一通难耐的等待之后,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他等到了。

【烟瘾犯了,就用尼古丁贴片,香烟污染空气,我把它藏起来了。】——华生

【你上次把它藏在了骷髅下面,下次还能藏在哪。】—— Jo

真的是你!夏洛克!

=================================================

台灣預訂處:點我

預定結果檢查: (每5分鐘更新一次,請稍等!)
【BBC】 | 17:13:02 | 留言(0)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