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紹

管理人:kotenka

網站努力工事中...

本子相關問題,可來信:gwac195@gmail.com

謝謝您~^^

■類別
■賣場相關&預參場次

【2017預計參加場次】

King Banquet

CWT47 12.09~12.10
攤位號:特13(4F)

King Banquet

CWT48 03.03~03.04
攤位號:---(待公布)

【賣場相關】

歡迎參觀我的賣場
【新舊刊通販,不預留場次領本】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盜墓同人】《四季歌》
9869a9e5ly1fbtp3s8x6oj20rs0m8gng.jpg

作者WB:http://weibo.com/2557061605/ErftBue7a?filter=hot&root_comment_id=0&type=comment#_rnd1484740507293

短篇合集《四季歌》
文本信息
书名:《四季歌》
原著:盗墓笔记
CP:瓶邪/副黑花
作者:baobao同学


收录:《你还要我怎样》、《爱上张三疯》、《不疯不活》、《你就当我死了》
附加:小甜文《楼下幼儿园我日你二大爷》、817贺文《最美不过朝阳红》、小火车《闷油瓶,我罩你》
属性:短篇合集/虐
结局:全HE
字数:6w
规格:A5
价格:35RMB

参本人员
作者:baobao同学
封面、排版、宣图、:炫茵
校对:baobao
赠品:baobao自制明信片一套9张
另附:买本均有签名卡

文案:
春《你还要我怎样》
也不知是哪年的初春开始,吴邪发现,除了万物复苏之外,尘封已久的那颗心脏也开始跟着萌动。某天之后,他懂了何为喜怒,何为哀乐,懂了一人分成两半的活着。可是他不明白:张起灵,你教会我那么多。我活得步步为营,你还要我怎样?

夏《爱上张三疯》别人的军训是一场夏天发的脾气,而四营一连的军训,是骄阳似火中抓到的一股清泉。四位教官,两种爱情,一个情结,就是依恋。吴邪怎么也不会忘记那个夏天,夜晚燥热难耐。他在操场上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一个人顺时针在别人的世界中逆转。张起灵,你太装逼了。不过我喜欢。

秋《不疯不活》吴邪记得那天桂花开得很香。他趴在窗台上仿佛看到了张起灵奔波四处的孤寂。他笑了,后又哭了。他讨厌自己哭的时候总是比笑的时候多。但张起灵却不一样,对他来说,哭和笑都太奢侈。一想起吴邪,更是有如犯了天规,惩罚让人痛不欲生。

冬《你就当我死了》哈尔滨是座冰城,可吴邪给的惩罚比冰还冷。张起灵独自一人过着两人的生活,一半是水,一半是火。一半吞没自己,一半又燃起希望,推着他继续前行。他换过几个地址,走过几个城市。打过多少电话,发过多少短信。活来活去,挨着痛着,终于在某一天听到了吴邪的声音。“过得还好吧?”“你就当我死了。”


文章试阅:
张起灵先睁开了双眼,当看到吴邪傻掉的表情时没有一点意外和惊慌,反而十分淡定从容。床上的另一个人也被吵醒,迷糊地翻个身之后醒来。直到意识到目前尴尬的场面,他才猛地坐起身来,瞪大了眼睛看着一直对视着的吴邪和张起灵。“我来得不是时候。”半晌,吴邪失魂落魄挤出一句。吴邪本想一走了之,从此断了念想。可是走到门口又返回来,愤恨的眼神死死盯着张起灵那张淡定的脸。“做给我看的?”吴邪颤抖着问道。床上的人一见这情形,拉起被子蒙住了脸,装作一副跟我没关系的样子。张起灵没有回答,而是用肯定的眼神回应了他。“张起灵,要论伤人,你是祖宗。你做人这样渣,迟早会遭报应!”吴邪情绪终于失控,大喊着把钥匙扔到床上,正好不偏不倚砸中床上的人露在被子外的脚。“嗷!”床上的人一声嚎叫,但却并没有露出脑袋。吴邪红着眼眶,鼻子也酸酸地,临走前伤心失望的眼神让人看了揪心。——《你还要我怎样》

吴邪和张起灵在一起已经两年了,从大一进入国防学院那天开始,变态残酷的军训也随之而来。国防生的军训跟普通新生的军训可不一样,那绝对称得上是生与死的考验。张起灵作为一名优秀的国防生,当接手这一批菜鸟学弟的时候,虽不言语,但眼神里的鄙视显而易见。可当他第一眼看到吴邪,尤其是看到那双明亮的眼睛,天真无邪地一笑,心里多年积攒的坚冰好似瞬间融化。他错开吴邪的眼神,原本有条不紊的呼吸也被打乱了。“你笑什么。”张起灵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语气严肃盯着吴邪那顶没戴惯的帽子。“没笑什么啊。”吴邪尽量板住面孔,眼里却依旧是掩藏不住的笑意。“你最好赶快找个理由,”张起灵眼神锋利,“还来得及。”吴邪不明所以,“没有什么理由啊,我就是刚好想笑。如果非要个理由的话,我觉得你特别像流川枫。”——《爱上张三疯》

“卡你收回去吧。”吴邪尽量把自己装扮成一切都好的模样,微笑对着张起灵。“这是给你的。”张起灵都不知自己多久没有开口说话,清冷的声音变得有些喑哑。“这钱,你是怎么挣来的?”“不用你管。”吴邪仔细地看着张起灵的面孔,一个多月的时间他也消瘦不少。最不能让吴邪忽视的,是他那双本来白皙修长的手,此刻已然伤痕累累,布满泡茧。“你再努力挣钱也没用,房价还会涨,房子也会变。你永远也买不到当初想要的那套房子,就像长大了,有钱了,再吃小时候的糖果可就不是那个味了。”“我答应过你。”张起灵的眼神平静如水,就好似生活从未对他发起过任何攻击。“可是我先食言了啊,”吴邪眼眶一热,“所以那个约定就算了吧,我已经不喜欢那套房子了。”张起灵却忽然抬头,对上吴邪那双躲闪的眼睛。“一点都不喜欢了?”“不喜欢了。”吴邪认真地摇摇头,努力让张起灵相信自己。张起灵却轻轻点头,“那你也拿着,就当是你结婚我随的份子钱。”……——《不疯不活》

“他是谁。”张起灵还是忍不住问了句,虽然知道不该问。“一只鸭子。”吴邪倒不避讳,“在酒吧就一直跟着我,说他不要钱,非要过来睡一晚。刚才他还以为你是正主呢,估计给吓跑了。”吴邪咕咚咕咚喝光杯里的热水,把纸杯扔进垃圾桶。张起灵听着,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但他希望吴邪只是为了气他,才做出的假象。吴邪从卫生间出来,到了客厅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一副颓相。张起灵还是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跟过来质问他。“你就是这么过的。”吴邪抬眼看着他,一脸诚实,“对啊,就是这么过的。”张起灵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觉得说什么都表达不了自己的心情。“想吃就吃,想喝就喝。寂寞了出去找个鸭子回来上床睡觉,这样的生活不好吗?”吴邪淡然笑着,刺得张起灵心中一痛。“这一年我都是这么过的,没有你我就是这么过的。”——《你就当我死了》

9869a9e5ly1fbtp3rptfoj20m81tt19g.jpg

9869a9e5ly1fbtp3nn2phj20m81ufqms.jpg

9869a9e5ly1fbtp3v4ohsj21ck0wtn91.jpg

台灣預定處:點我 (僅等多本一起匯款+通販)

預定結果檢查: (每5分鐘更新一次,請稍候!)

台灣非預訂需求量調查:點我 (如不想等多本一起通販,不妨選擇這項)

填寫結果檢查: (每5分鐘更新一次,請稍候!)


【盜墓筆記】 | 19:38:03 | 留言(0)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