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紹

管理人:kotenka

網站努力工事中...

本子相關問題,可來信:gwac195@gmail.com

謝謝您~^^

■類別
■賣場相關&預參場次

【2016預計參加場次】

King Banquet
CWT43 08.13~08.14
攤位號:D1--特17、D2--特15(4F)

【賣場相關】

歡迎參觀我的賣場
【新舊刊通販,不預留場次領本】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盜墓同人】《叁拾捌歲》(吳邪中心)
40706_Y7Vns.jpg

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40706

刊名:《叁拾捌岁》
原著:《盗墓笔记》/ 原著作者:南派三叔
性质:吴邪中心同人本


分级:全年龄向
语言:简体中文
类型:小说插图合志
字数:14万↑↓
规格:A5
页数:200P↑↓
价格:45RMB
特典:①正面封面全图背面手写祝福类似明信片的东西
②吴邪的一封信(大陸场贩限定)
预售时间:2015年3月5日
通贩途径:淘宝
场贩途径:2015.8.15吉林盗墓ONLY

二零一五年三月五日吴邪三十八岁生贺同人本

献给我们心中永远的你
——一群你不认识也看不到,却最了解也最爱你的人


贴吧印调地址:http://tieba.baidu.com/p/3603425093

40706_C7r4Y.jpg


Staff
主催:哟呵呵
封面:食蝉
二十六个字母解读:凌邪
写手:忘舟(张起灵X吴邪)/哟呵呵(吴邪X阿宁)/一大(吴邪X张起灵)/瑾_陌上无邪(吴邪X白泽)/绕指轻欢(黎簇X吴邪)/鱼腐子(沙海邪X盗笔邪)/绯玉(吴邪X我)/耀清/雪花/贫血的血族8/函数方程/素心/三樵/念倾/顾芷澜/阿果/璇纸/婆婆
填词:塞上曲
情书:忘舟/顾芷澜/绯玉/清漾/西泠不冷
画手:食蝉/包子/鱼泡/函数方程/凌园依
校对:雪花/坚果
排版:南音
Guest:神田黒

无cp向
《元夕》文/贫血的血族8
夜幕降临。
黎簇一脸不快地被吴邪推着行走在西湖边。吴邪和黎簇的表情截然不同,脸上一直挂着浅笑,不过可惜的是黎簇看不到。
一条舞龙从他们身旁经过,整个队伍浩浩荡荡,有舞龙者,也有鼓乐手,还有被人装扮的龙虾、金鱼,人数多达百数。
不过与普通的舞龙不同的是,这条龙身上有烟花绽放,银色的火星如瀑布从舞动的龙身上坠下,还有人拿着烟火在龙前跑动,烟火喷出的火舌不伤害龙身,却给舞龙增添了生气。火龙在火海中翻腾,气势壮观,惊险其特,动人心弦。龙的眼睛从烟雾中显现出来,气势雄壮,犹如天降神龙,场面简直壮观无比。
黎簇长大了嘴巴,从没见过这样的龙舞,被震惊得说不出话,半天才从嘴里憋出来一句“我勒个去”表示震惊。
吴邪被黎簇这蠢样逗笑了:“亏你还是从北京出来的高中生,那么多七言律诗你都白学了啊。”黎簇是理科生,成天与字母打交道,那些古文古诗早就无偿还给学校了。
黎簇说道:“你行,你来说两句啊。”吴邪僵了一下,就在黎簇以为吴邪说不出来什么打算大笑两声的时候,吴邪在他背后幽幽开口:“诗什么的我倒是不会,不过关于烧火龙的来历什么的我倒是清楚的很,要不要我跟你说一番啊?”

《落幕成诗》文/雪花
可是他居然还是死了,在这个计划成功的时候。命运这个东西,有时候真不是说改变就能改变的。我摇摇头,现在可不是闲扯这些的时候。
“你已经穷途末路了,说这些也没什么用。吴邪的计划已经成功了,就算没有他,我们几个人的能力也足够了,而你就难看得多,已经没有人能帮你了。”我挂起一张笑脸,安之若素地说着这些话,也不等他反应,就抬手给了他一枪。生命确实很脆弱,这个算计了我们那么多年的人,也不过因为一颗子弹就结束了他的一切。
吴邪是个神奇的人,他身上有种能让人相信的气质,这实在是很难得的东西。终于有种悲伤慢慢从心底涌了出来——这个世界上,又少了一道风景。
不过对我们来说,一切都还没结束。路还很长,就算是阴天,也得继续走下去。
我拿出无线电,一边跟着瞎子往吴邪的方向赶去,一边发出了信号。


《庇护》文/三樵
吴邪正想着奶奶的苏州糕点,吴一穷走进了吴邪房间,说道:“走,去爷爷家玩。”
吴邪沉浸在幻想中还没反应过来,也没意识到吴一穷是什么时候挂的电话,下意识地问道:“爷爷家?”
吴一穷点点头,说道:“恩,爷爷家,好久没过去他也想你了,你在这也闷得慌。”
吴邪小声欢呼了一声,心想回来又可以和小伙伴们炫耀一番了。不过他此时真正期待的,还是城郊区里那些特有的泥土气息,在燥热午后,伴随着蒲扇和爷爷的话语,开启的是另一个充满未知世界。
吴老狗挂了电话,也是喜上眉梢,走到门外连邻居都问他:“老吴,今天有什么喜事啊?”
他笑了两声,说道:“我孙子要来哩。”邻居扇了扇蒲扇,说道:“好久没见小邪了,有时间领过来和我家三棍玩玩。”
吴老狗应着:“好哩。”
书上的蝉鸣声依旧聒噪,如同旧时的千家万户一样,吴老狗偶尔眯着眼瞅瞅丝毫不见节制的骄阳,耳边唠叨不断的鸡毛蒜皮小事不见停下。
现在的他,就像个等孙子放学回家的老人。尽管没有染了半边天的夕阳,没有背着书包等他弄饭的吴邪,他知道,他在等。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等到,但是,他知道他们吴家是等得到的。
终归是平凡。


cp向

《空归》(黎簇X吴邪)文/绕指轻欢
黎簇正收拾着自己为数不多的行李,吴邪就风轻云淡地边点烟边踱步到门外,深吸一口才问道:“又是离家出走?”他唇角略微的笑意转瞬即逝,接着深深吸了一口烟。
说实话,从初见吴邪的时候黎簇就断定他是个好捏的软柿子,这种判断是基于黎簇这十几年看遍人情冷暖的积累。他的另外一项技能练得也格外好,那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整了整衣服,回道:“这次是农民工进城打工,给多给少不要紧,供吃供住就行。”
吴邪似乎是想和他开玩笑,问道:“你就不怕我会把你卖了?”
黎簇也并不示弱,“吴老板,我是个难搞的小孩,你把我卖给谁都是坏了你的名声。”
“初生牛犊不怕虎,也不错。不过别把什么事都想得太天真,否则吃亏的是你自己。什么事情该做不该做,不需要我提点你吧?”吴邪放狠话的语气每次都轻描淡写,就好像是在和拉家常。
黎簇嘿嘿傻笑了两声,心口不一地说了句:“吴老板你面善,不像会害我的样子。”
“哦?”吴邪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尖踩灭,“我以前也觉得我三叔不会骗我,后来我发现那个我认了十多年的三叔根本不是我三叔。”
“吴老板你是傻逼么?”
吴邪没生气,反倒是顺着他的话回了句:“对,我承受了那个年纪不应该拥有的傻逼气质。”

《旧事重提》(吴邪X阿宁)文/哟呵呵
我忘了具体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只记得她风情万种地倚在门上,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我们处对象呗。”我当时愣在原地,花了十秒钟的时间反应过来这是表白——阿宁向我表白了。又花了十秒钟的时间回忆了一下我的恋爱经历——小时候暗恋的青梅,后来知道是男的;高中暗恋的校花,没然后了;后来暗恋老海他家闺女,暗恋着暗恋着就不恋了,又花了十秒钟感慨了一下自己惨痛的人生。最后是脱口而出的“好啊”。
我说完就想抽自己嘴巴,这接受得简直不能再随便了。但是答应完也不能再拒绝,这是人家姑娘先表的白,太不给人面子了。后来想想其实我完全没亏——人家要颜有颜,要身材有身材,性格爽快得基本没得说,光摆着看都赚大发了。
总而言之,我和阿宁的关系算是确定下来了。



《遇》(吴邪X白泽)文/瑾_陌上无邪
我端详了一番这家店,虽然不算大但是东西也不少,装修上当然也就没有花多少心思。许多东西散放在地上,不太好找地方落脚。我摸了摸柜台上的玉雕,因为光线问题所以不太认得出是什么神兽,但因为这里临近昆仑山,所以能推断应该是白泽。我一下子来了兴致,白泽常与麒麟或凤凰等视同为德行高的统治者治世的象征,是能使人逢凶化吉的吉祥之兽。
《云笈七签·轩辕本纪》中就有关于白泽的记载,我只记得大致内容是黄帝巡狩,至海滨而得白泽神兽,白泽曾应黄帝所求而作鬼神图鉴,又称《白泽精怪图》,内含一万一千五百二十种。
这时,我同学朝我挥了挥手,然后指着身旁的一个玉雕说:“这个怎么样?”我凑上前仔细看了看,随即摇头道:“这是浮雕,虽然我不如女孩子家对玉那么了解,但是至少肤浅一点的我能看出,这不是真货,也算不上是高仿。浮雕不仅仅只是让人觉得顺眼,重在于看它凸起的形象有没有艺术效果以及线条流不流畅,如果是优秀的作品,往往能达到非常巧妙的艺术透视效果。”
他若有所思地挠挠下巴,就搭上我的肩膀笑道:“你小子深藏不露啊。”我也附和着干笑了几声,这里的光线绿幽幽的让人很不舒服,也给我留下很不好的印象。卖玉时光线应讲究亮和白,这样虽然货是假的,但会给懂行的人留下好印象,以后收货贩货才会联系上你。绿幽幽的不仅看着渗人,而且模糊不清很容易判断失误。我看了没多久就觉得眼睛特别疲惫。


台灣預訂處:點我

預訂結果檢查: (每5分鐘更新一次,請稍候!)

場次&自由通販需求調查:點我 (不想等多本一起通販,不妨選填這個)

填寫結果檢查: (每5分鐘更新一次,請稍候!)

【盜墓筆記】 | 16:14:50 | 留言(0)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